你当前的位置 主页 > 产业新闻 >
产业新闻
辰海资本陈悦天:偶像养成类节目将来可能实行“牌照制”
来源:http://www.qdsdnet.com 编辑:918.com 2018-11-11 11:26

  距离《创造101》的11位选手组成女团“火箭少女”仅半个月,昨日,多位团员的后援会发布通知称,原定于7月11日的成团发布会无法如期举行。

  这11位女团选手分属10家经纪公司,而她们出道后交给哇唧唧哇全约运营,各选手原公司和新公司的利益之争备受关注。

  今年,偶像综艺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,让一部分原本濒临死掉的经纪公司翻身,甚至开始以估值3亿的“身价”与资本市场谈判。然而,热闹背后,经纪公司作为偶像产业链里关键的一环,也在面临着自己的镇痛。

  一方面,即便综艺节目带火了偶像经济,但目前大多数经纪公司仍然基础薄弱。有的经纪公司是为了参加节目临时组队,即便捧出了人气偶像,长期而言还待接受资本市场的验证。

  另一方面,今天广电(7月10日)总局下发通知,对于偶像养成类节目,要组织专家进行严格评估,确保节目导向正确、内容健康向上方可播出。这一政策也可能对经纪公司产生影响。

  2017年,致力于文化娱乐领域长期布局的辰海资本投了两家经纪公司,一家是TFBOYS前制作人黄锐的原际画,另一家是王丛的麦锐娱乐。原际画没有赶上这波流量红利,麦锐娱乐则先后在《偶像练习生》和《创造101》输送了数位练习生,旗下艺人紫宁以火箭少女第七名的成绩出道。

  综艺节目之后,“火箭少女”女团会面临什么问题?什么样的经纪公司会成为黑马?中国偶像产业发展还缺什么?针对这些问题,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接受了寻找中国创客(ID:xjbmaker)的专访。

  “人在经纪公司手里,经纪公司有很大的议价权,从这方面讲,我的预判是腾讯有可能会接受最终的协调结果。”

  寻找中国创客:从你了解到的情况来看,“火箭少女”是有可能,还是已经确定了不再一起活动?

  寻找中国创客:是因为乐华娱乐(第一名孟美岐和第二名吴宣仪所在的经纪公司)与“火箭少女”成团后的经纪公司哇唧唧哇存在一些分歧,还是涉及到其他经纪公司?

  陈悦天:很多家经纪公司都在协调。有的经纪公司反映,管理过程有太过严厉的地方。其实是很多因素叠加在一起的结果。

  陈悦天:结果要取决于双方的合同是怎么签的。合同签没签,怎么签的,这个只有双方知道。

  例如,乐华娱乐旗下的“宇宙少女”是跟韩国的经纪公司StarShip Entertainment一块做的,他们本身也有合约,双方的合约都需要履行,现在还是在协调。

  陈悦天:对成员时间和精力的调动。从Nine Percent(偶像练习生选出的男团组合)的运营中看,也有一些艺人不可控的现象。但是在中国,艺人不可控其实比较常见。最终,各方需要考虑的是利益诉求共同点,共同点可能是合理的利益分成和人性化的成员时间精力调配体系。

  陈悦天:不说冲突,但有博弈。原来认为火箭少女交给哇唧唧哇,该签的东西签完,两年割裂式合约也全都签了,但实际上现在运营的过程中还是会有磕磕绊绊。比如具体的分成比例。有的公司对于条款不是太满意,有的公司就还好。

  陈悦天:我认为应该站在更大的格局看这件事,不能单从节目方、合约方和经纪公司的角度。对于爱奇艺、腾讯、优酷或者其他想要进入中国长视频领域的公司,偶像产业是可以处在更高的战略层面的事情。

  从腾讯的动作看,《创造101》虽然是在偶练之后推出的,但从腾讯赋予这个节目的各方面资源和最后节目呈现的影响力看,腾讯的重视程度是很高的。

  因为偶像产业抓住了腾讯的命脉——年轻人群,这群人是未来的舆论和消费主流。当这个产业对平台的重要性达到一定程度后,更重要的目标就变成节目要在平台经营下去。

 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,假如明年不止两档节目,三大平台或者头条系都出了节目的话,那市场最缺什么?缺人,而人在经纪公司手里。所以经纪公司有很大的议价权,从这方面讲,我的预判是腾讯有可能会接受最终的协调结果。

  寻找中国创客:今天,广电总局下发通知,提到对于偶像养成类节目,要组织专家进行严格评估,确保节目导向正确、内容健康向上方可播出,这会产生什么影响?

  陈悦天:站在监管的角度,本质并不是说要把某档节目停掉,而是不允许对舆论有错误的引导。按照以前的经验,跨年晚会和电视选秀类最后都变成了类似牌照的制度,不允许每家都搞、同时搞,而是大家轮流。再往后,这类节目也可能会实行类似的牌照制,也便于监管。

  “现在做偶像的人都知道,你能不能上节目反映的是公司商务能力强不强。大家同样竞争一百个位置,为什么你的练习生就能送进去,并且能够输送得多。”

  陈悦天:最近一直在聊,名字还不方便讲,是“偶练”和“创造101”出来的经纪公司,打算再投一家。

  陈悦天:从产出人这一结果看,经纪公司肯定都是重合的。但是更重要的是过程,如何挑选、如何培训这部分有没有足够大的差异。每家经纪公司的培训体系和偶像的年龄选择上不太一样。

  陈悦天:这和我们看内容很像,总体来说,经纪公司需要达到持续、稳定、可扩张,同时一个体系出来的终端产品首先是要受验证的。举个简单例子,最起码“偶练”和“创造101”最终出来的Nine Percent和火箭少女里得有你的人。对应再倒回去,看培训体系。

  寻找中国创客:原际画自己做了内容和渠道,你接触到的十几家经纪公司,目前他们自己在做哪些,哪些还需要外界去配合?

  陈悦天:原际画之所以做这么重的内容,核心原因是外部可能没法供给流量和用户。“偶练”和“创造101”背后的经纪公司,首先自己没有很重的内容线,这是明显能看出来的,其次宣推也不是特别强,哪怕是几个大的经纪公司。

  寻找中国创客:即便有像杨超越一样火的艺人,经纪公司没有持续性体系,也不在你们的考虑范围之内?

  陈悦天:肯定不在。虽然腾讯和爱奇艺供流量,但是现在做偶像的人都知道,你能不能上节目反映的是公司商务能力强不强。大家同样竞争一百个位置,为什么你的练习生就能送进去,并且能够输送得多。

  细看偶像产业,其实有好多步骤,前端有选人、签人、培训,包括如何把头部艺人留在体系里。之后有内容输出,如何做短剧、小综艺,能不能上大节目。再往下还有粉丝运营和衍生品的开发售卖。

  做好一家经纪公司,太多复杂环节,拿这个框框去套,全中国能全流程做下来的可能只有SNH48。

  陈悦天:事实上,是今年的这两档节目把整个市场的流量格局和用户格局改变了。TFBOYS和SNH48做起来的时候,市场没有这么多竞争对手,因为能够把这么复杂的全产业链都做起来的人实在太少了,也就他们两家,其他人做不了。

  陈悦天:一开始的冷启动就不一样。饭圈本质上是个互联网社区,谈到互联网社区就有冷启动问题,市场的规模其实没有那么大。SNH48因为做得早,而且最初的核心粉是从AKB48过渡来的,这些核心粉一直在SNH48体系里。后面的团队做得晚,又没有创新点,很难超过前面的人。

  陈悦天:现在看做女团的多一点。我拜访的经纪公司,做男团同时也有女团,或者一开始是做女团起来的,而且做女团的规模也更大。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,可能本身有才艺的男生基数就少,国内的家长可能也不把“偶像”作为一条可选的路。

  “国内的打歌榜是必须要做的。打歌节目之后还要有偶像团体的大节目、小节目。大节目就是综艺,小节目是他们自己的团综。”

  陈悦天:先要有大量的用户需求,有很多人愿意去追星,并且很容易追到星。以前中国的饭圈发展不起来,是因为中国没有偶像,所以大家只能追日韩的星。

  有了供给,又有了市场需求之后,中间产业链需要完善的首先是要有大量的练习生基础,韩国的偶像是以十万计的。接下来是完善的偶像生产流水线,包括有做各种各样类型的音乐公司、舞蹈工作室等。第三,要有训练个人魅力的培训体系。后端还要有渠道曝光。

  我一直觉得,国内的打歌榜是必须要做的,打歌榜如果不出来,中国的偶像产业还是起不来。打歌节目之后还要有偶像团体的大节目、小节目。大节目就是综艺,小节目是他们自己的团综,总之就是有持续曝光,才叫比较完善的产业链。

  陈悦天:只有可能是爱奇艺、优酷和腾讯视频这样的平台去做,而且只有他们做才有效果。

  变现可以靠广告招商,它一定是个热度很高的营销节目,但是这种节目会成为中国偶像业的类平台出口,是托起整个中国偶像业非常重要的卡口。

  陈悦天:难点在于中国以前没做过。舞台呈现非常讲究,镜头韵律、排步、切换,都有经验门槛。在节目制作层面,中国和韩国还有差距。

  还有一点,日韩的打歌节目是直播形式,但是中国的综艺基本都是周播,做live的压力会很大。背后涉及到整个产业链的配合程度,不光是要求偶像自己唱跳都行,背后做节目那些人也得行。

  “经纪公司要成为平台级公司,必须具备完整的输出能力。拥有用户和流量的公司很重要。”

  寻找中国创客:节目结束之前,你说目前不太看好粉丝平台,现在除了经纪公司还在看哪块?

  陈悦天:我们还会投一家平台类的公司。再过三个月,大家就能看到辰海在这个领域的布局。大概有一个方向,现在还不方便说。这个领域的平台级公司可能比B站还大,整个产业规模也会比动漫大,我非常看好。

  陈悦天:经纪公司也有可能,但是经纪公司要成为平台级公司,必须具备完整的输出能力。拥有用户和流量的公司很重要。全球及中国主要零售商邮件营销数据策略对比

  陈悦天:风险有好多。投资本身的估值风险、商业上的风险、运营的风险等,政策其实是最底层的风险。因为在文化产业,政策风险是最不可控的,你不知道一个文化公司在什么时候可能出点问题。降低风险的办法是可以通过其他地方补强,比如对应的估值低一点。

  陈悦天:人民币市场的募资是比较困难的,由于整个金融系统的联动,最近一个月确实有募资难的问题。也不光是一二级市场,债券市场也是,整个市场都在丧失流动性。